主页 > 宝博体育新闻中心 > 宝博体育新闻中心

整天说“三甲” 你真的了解医院分级制度么?

  整天说“三甲” 你真的了解医院分级制度么?看病去三甲医院,现在似乎已成为人们的惯性选择。由于按等级择医观念的普遍化,多数医院先是为升级从头到脚的整肃,而通过后就开始拿级别当引流招牌。

  但现实中,有不少人也有在三甲医院看病上当挨宰的事例。这样看来,医院等级好像又并不能绝对地反映实力。

  因而,要选医院得正确认知医院等级,了解清楚医院的评级标准很重要。未来几年,青岛要开业不少医院,大家可要擦亮眼,别被套路了。

  2011年,国家卫生部发布了《综合医院评审标准(2011年版)》、《综合医院评审标准实施细则(2011年版)》和《医院评审暂行办法》。这三个文件构成了目前国内综合医院的评级体系基础,内容涉及医院服务、医疗质量、医疗安全、医疗效率等方面。其中,细则总计7章73节378条标准与监测指标。

  上述文件指出,在卫生部统一制订的标准基础上,各省、直辖市和自治区可根据当地医疗系统特点做适当调整,但需遵循“标准只升不降,内容只增不减”的原则。并且要向卫生部报备后方可实行。

  而关于各级医疗机构必须达到的硬件条件,则保持执行1994年卫生部发布的《医疗机构基本标准(试行)》。例如里面关于医院床位的部分,要求二级综合医院住院床位总数为100张至499张;综合医院住院床位总数达500张以上。

  1994年,原卫生部发布的《医疗机构基本标准(试行)》中,规定了各类医院;各级妇幼保健院、临床检验中心;各类门诊部、诊所、急救站等医疗机构的标准,内容涵盖科室设置、设备、住院床位、人员、注册资金等方面。这一标准沿用至今,未有修订。

  记者查询山东省卫计委官网,发现2016年7月7日发布的《山东省医院评审办法》中明确表述,由省卫计委负责组织医院评审的技术性工作。随后记者致电青岛市卫计委医政医管处,工作人员也表示无论是公立综合医院还是民营综合医院,只要申请评审,都需要向山东省卫计委提报材料,然后省卫计委下设的省医院评审办公室会组织专家进行评审。

  今年省卫计委公布的《山东省医院评审办法》中,关于医院评审团队人员构成架构、职权职能方面的表述。

  “二级综合医院是由市卫计委来组织评审的,像社区医院那种一级的,市卫计委可以授权区卫计委来评审。”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中医院和野战部队医院相对特殊,分别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评审授牌。

  记者从青岛市卫计委官网文件获悉,目前青岛有山东大学齐鲁医院(青岛)一家国属三甲医院;青医附院、山东大学齐鲁医院(青岛)和青岛市眼科医院三家省属三甲医院。其中,前两个是三甲综合医院,眼科医院是三甲专科(眼科)医院。而青岛全市,包括综合医院、专科医院、驻青军队医院、中医院、妇幼保健院,总计17家公立(含甲、乙和未定等)医院。

  不过对于大部分市民来说,他们印象中的医院好像就那么几家。中谁是甲、乙,谁是未定等也分不清,网上搜来的资料更是难辨真伪。那么如何确认一家医院的评级呢?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两个专用查询入口。

  一个是在在国家卫计委官网首页上的“数据查询”区点击“医院等级”查询。二是在青岛市卫计委官网首页上进入“下载中心”,里面有青岛市和二级医疗机构的名单可供下载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这两个查询入口的结果目前还未完全匹配。国家卫计委数据库的收录因逐级提报而有一定迟滞性,并且不统计中医院和军队医院;而青岛市卫计委的统计范围只限于公立医院。市民可灵活结合两个入口进行查询。

  医院等级越高,医疗服务的收费标准越高,报销比例越低。这是当前医改取消药品加成大背景下,推进分级诊疗,引导合理就医的需要。

  在今年山东省物价局发布的《关于取消药品加成理顺部分医疗服务价格有关问题的通知》中,“对不同级别医院实行分级定价”的表述已经十分明确:“一、二级医院的基准价格(如门诊挂号费、护理费、住院床位费等)需在医院基础上降低10%-30%。”

  青岛市物价局在省物价局通知发布后,对部分医疗服务价格进行了调整。对比省物价局公布的驻济省(部)属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表来看,驻青公立医院普通门诊、副主任医师门诊和主任医师门诊收费均比驻济公立医院高出1元。

  同时,医保报销比例也加大了对一、二级医疗机构的照顾力度。据青岛市《关于调整居民社会医疗保险待遇有关问题的通知》,2017年一档缴费居民在一、二、医院的报销比例分别为85%、80%、70%;二档缴费居民分别为80%、75%和55%。

  但更高的收费标准并未阻碍患者向三甲医院集中,医疗资源分布的不平衡仍然存在甚至加剧。这是因为高级别医院的高收费跟医护人员收入挂钩,所以总能吸引到更多人才,进一步规模化。而通过提高报销比例来引导患者下浮转诊,在现实中,往往表现成患者去资深医生坐诊的诊所看病。说白了,即使患者考虑经济或者时间因素,下浮转诊跟随的也是从大医院下浮而来的医疗资源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有些业内人士提出废止医院评级制的建议。但这在患者鉴别医院的意识不是太充分的前提下,显然不够友好,它可能会剥夺掉患者择医的一个相对有效的关键参考指标。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综合评价处处长刘勇,在去年一次采访中也表示“等级医院评审不会停,只可能在评审方式上进行改进。”

  因而现在也有不少人建议引入第三方机构参与认证,因为后者能丰富评级体系。比如把科室实力和服务水平指标化,利于提供患者更直观的参照。不过这一想法在执行时,也存在一些第三方机构与被评级医院勾结的风险,需要设计机制来保障。